15名世界著名学者荟萃清华园探讨中国计算机科学2020计划:“最重要的是创新和人才”

2009年11月01日 来源: <<中国计算机学会通讯 第5卷 第11期 浏览次数: 0

20091012日至14日,由清华大学理论计算机科学研究中心主办的“中国计算机科学2020研讨会”在清华大学举行。研究中心主任、图灵奖获得者姚期智教授主持会议并在会上提出了2020计划。

15名世界著名学者(其中有6名图灵奖获得者)荟萃清华园,就世界计算机科学的发展现状和未来发展趋势进行演讲,并对中国如何实现计算机科学2020计划提出建议。学者们普遍认为:“这是一个宏大的目标,对中国非常重要。中国需要创建世界一流的研究型大学。中国有人才,我们要做的就是发现他、培养他。”而在计算机科学领域,最重要的是创新。

什么是2020计划?

“从现在起,我们希望能在10年时间里建设一个相对独立,与世界一流大学比较接近的中等大小的计算机学科。具体来说,从2010年~2015年,选择计算机科学中机器学习、网络、安全、理论和其它5个重要领域,每个领域从全球引进6名资深或年轻的学者,每位学者平均培养4名博士生。5年后,我们会有30名左右的教授和120名左右的博士生。”

“从2015年~2020年,我们希望能够把研究领域扩展到10个,到2020年,将有60名教授和240名博士生,成为一个很有竞争力的计算机研究机构,能够和世界前10名的计算机学科相竞争。”这就是清华大学理论计算机科学研究中心主任姚期智教授的中国计算机科学2020计划。

1014日下午,就2020计划,15名学者(后附详细名单)分别谈了自己的看法。

“这是一个美丽而且可行的目标”

“我跟姚期智教授已相识三十多年。他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科学家。在过去五年里,他做了很多工作,建立了一个世界领先的研究机构,拥有最为出色的学生。相信他和他的团队在未来会取得更大成功。这次研讨会是目前我参加过的级别最高的会议,有5名图灵奖获得者参加。计算机科学可以服务于社会,比如开展远程教育,尤其是远程高等教育,这是非常重要的。另外,引导学生发展的决策者也非常关键。不光要有教育,还要有研究。”

“这是一个美丽而且可行的目标。中国是大国,必须有一流的研究中心。理论和应用要结合起来。我认为,理论研究非常重要。”

“为什么中国需要一流的研究所和声誉?可以说,人类重大活动领域都受到计算机科技进步的影响。计算机技术发展的速度非常快。过去许多不存在的机会都开始出现。这是一个非常有希望的领域,因为你们有机会取得进展。美国的硅谷是创意的来源地,大学又是硅谷可持续发展的原动力。中国要实现2020计划,需要雄心勃勃的有深度和有广度的教学。

“姚期智提出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但要做到也很难。这不仅是清华的目标,也是中国的目标。现在世界的目光都投向了这个目标,只能成功,不能失败。计算机本身就是一门科学,不光要对计算机进行投资,还应该对数学、信息学都进行投资。这个目标的实现,不光对中国有益,对世界也有益。”

“如果我是清华大学的话,我还会对复杂性、算法等进行研究。如印度50年代的时候,这方面还是一片空白,但现在已经有许多人希望去印度进行研究。中国有最优秀的人才。如果中国能把5%的最优秀人才汇集起来,中国肯定能实现自己的目标。如果你来自农村,你的机会可能没有别人多,但这并不能影响你的智商。所以,开展远程教育很重要,会使得更多的有才华的人投入到计算机研究领域中来。”

“从科学的角度看,IT正推动着社会科学、生物、医学、能源等学科的发展。在这些领域科学创新非常重要。美国经济成功的经验之一是产学研互动。我们学校的教员是可以“下海”的,过几年还可以再回来。创新,思想和意识特别重要。姚期智的目标是可以实现的。只要有政府的支持、足够的资源以及最佳的人才,2020计划是可以做到的。”

“中国有人才,我们要做的就是发现他、培养他”

“对人才的发现,不要只看考试成绩。加州大学的做法是:每年给4%的名额,招收最贫困家庭的学生,后来这个比例扩展到9%。中国在寻找体育人才方面做得不错,如选拔奥运苗子的方法。中国政府每年从各地农村找到体育苗子,经过十几年的培养,到奥运会上拿到冠军。用这种方法,中国已成为体育大国。如果在计算机领域,找到最有天才的人学习算法,转到计算机领域,相信中国的计算机发展会很快。”

“我参加过数学奥林匹克。中国有不少人参加数学奥林匹克,并获得大奖。中国有人才,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出这些人才,发现这些人才。姚期智设计了一个从本科到博士学位的计划。我认为还要建立博士后制度,保证他们的薪水和待遇,再帮助他们深入研究。对大学的管理,我们要克服保守的思想,实现真正的变革。”

“硅谷这个名词可能是一个不太时髦的词了,可以叫‘未来之谷’。现在中国开发出的东西,都是适合华语市场的,前景广阔,也十分需要人才。”

“给学生更多的自由和平等”

“把清华做成一流的研究中心,也可以吸引其他公司做。不仅清华可以做,其他大学也可以做。要考虑乘数效应。在美国有一个做法:给学生更多地自由和平等。对中国和印度的学生来讲,我们在学校里只叫他们的名字,而不是他们的姓。这样可以提高他们的挑战性,增加亲切感。”

“中国有很大的潜力。我相信,清华大学理论计算机科学研究中心是中国的一个缩影。要创造活跃的气氛。要鼓励学生到欧洲到国外去做研究。”

“姚期智说,2020计划第一阶段的五个领域,每个领域6位老师,三名年轻的和三名资深的。我认为可以是四加二、五加一、甚至六加零。可以让年轻教师更多些。”

“在未来五年,中心需要什么?需要反馈。要检查自己设定的目标。在美国也是这样,经常问自己的目标是否能实现,需要反馈,以进行调整。”

“学习环境也很重要,有时在课堂,有时还要找一些环境优美的地方安排讨论。每年伯克利的学生要到一个美丽的地方去进行研究和讨论,今年就去了动物园。”

“数学对计算机的影响特别大。计算机研究在一定意义上,要培养算法式思维。在今天,这种算法式思维,是非常重要的基础。”

“几年前,我听到姚期智有这样一个宏大的计划。我观察了两年。认为他能成功。但感到还不够宏大。美国的所长,不仅仅是有精英大学,还有很多普及性的大学。如果姚有120名博士生的研究项目,中国需要500所大学有博士生的研究项目。每年需要有40005000名博士生毕业。因而,我们不仅要在清华做一个精英的学校,还应该拓展我们的视角,在北京搞更多的博士研究项目。如果在姚的计算机系里做了几年博士研究,再回到自己的学校去执教,带领更多的学生进行研究,就会带出更多的博士来。”

参会的15名著名学者是:

姚期智,中国计算机科学2020研讨会大会主席,1987年波里亚奖得主,1996年高德纳奖得主,2000年图灵奖得主,美国科学院院士,美国科学与艺术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清华大学理论计算机科学研究中心主任。

Sanjeev Arora,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科学系教授,2001年哥德尔奖(联合获奖)获得者,清华大学理论计算机研究中心首席教授;

Charles Catlett,美国国家能源部阿贡国家实验室首席信息官、阿贡实验室计算机和信息系统部主任以及阿贡实验室/芝加哥大学计算机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全球网格论坛(GGF,即开放网格论坛)的创始主席;

Edmund M. Clarke,卡耐基·梅隆大学FORE系统计算机科学教授,电子和计算机工程教授,1998年巴黎Kanellakis奖获得者,2004年电气与电子学工程师联合会(IEEE)哈利古德纪念奖获得者,2007年图灵奖获得者,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 

John E. Hopcroft,康奈尔大学计算机科学系IBM工程和应用数学教授,1986年图灵奖获得者,2005年电机与电子学工程师联合会(IEEE)哈利古德纪念奖获得者,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

Richard M. Karp,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电气工程与计算机科学系大学教授,1985年图灵奖获得者,1996年美国国家科学奖章获得者,1998年哈维奖获得者,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欧洲科学院院士;

Daphne Koller,斯坦福大学计算机科学系教授,2001IJCAI2001NIAN 计算机与思维奖获得者, 2008年美国计算机协会信息系统奖获得者,美国人工智能协会(AAAI)院士;

László Lovász匈牙利罗兰大学计算机科学系教授兼系主任,1985年匈牙利国家奖获得者,1999年高德纳奖获得者,2001年哥德尔奖获得者,俄罗斯国家科学院院士;

Silvio Micali,麻省理工学院电气工程与计算机科学道格莱德杰克逊教授,1993年哥德尔奖获得者,2004年英国皇家艺术制造与商业促进会数学奖获得者,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理论计算机研究中心首席教授;

Christos H. Papadimitriou,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2002年高德纳奖获得者,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学院院士;

David Patterson,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计算机科学系教授,2000IEEE 冯诺伊曼奖获得者,2005年硅谷工程奖获得者,美国工程院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

Michael O. Rabin,哈佛大学教授,1974Rothschild 基金会数学奖获得者,1976年图灵奖获得者,2000年电气与电子学工程师联合会巴比奇奖获得者,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法国科学院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美国哲学协会院士;

Raj Reddy,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科学学院教授,1984年被法国总统授予荣誉军团奖,1994年图灵奖获得者,2004年获得Okawa 奖,2005年获得Honda 奖,2006年获得Vannevar Bush 奖,美国国家工程院院士,美国艺术与科学研究院院士;

Avi Wigderson,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 1994年奈望林纳奖,2008年柯南特奖获得者,2009年哥德尔奖获得者,清华大学理论计算机研究中心首席教授;

Jennette Wing,卡耐基·梅隆大学教授,美国国家科学基金委计算机、信息科学和工程理事会助理主任,美国艺术与科学院院士。

  (编辑 玉琦 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