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代就该“建功立业”

——华裔“图灵奖”获得者谈理论计算机科学的发展与未来

2010年01月10日 来源: 新京报 浏览次数: 0

姚-新京报.gif

姚期智认为,“算法”将在各种科学中也占有非常重要的位置。本报记者 孙纯霞

 

最近,“2010计算机科学创新研讨会”在清华大学理论计算机科学研究中心(ITCS)举行,计算机领域最高奖图灵奖获得者及一大批国际知名的理论计算机科学家从伯克利、MIT、普林斯顿大学等机构相聚清华园。走进这个中心,人们很恍惚地感觉到自己似乎是在MIT、普林斯顿、斯坦福等美国一流大学中。它由第一位亚裔图灵奖获得者、国际最重要的理论计算机专家姚期智一手建立。借着此次创新研讨会的召开,记者对姚期智进行了专访,讲述他对于学科建设、归国之路、科学发展趋势等方面的看法。

 

【谈ITCS

 

国际化是基本精神

 

记者:这次研讨会上,与会者带来了什么有趣或有意义的科学突破吗?

 

姚期智:我们这次创办、主办的这个国际会议,是要探讨整个学科的将来发展方向在哪儿,主要的目标不是在突破现有的问题,而是看这个学科在将来会有什么突破。所以是注重提出问题,发现问题,而不是解决已有的大家讨论很多年的问题。

 

记者:你曾说过,中国的图灵之路走了三分之一。那么,你回国创立了这个研究中心的最终目的是为了让中国人获得图灵奖吗?

 

姚期智:一个大的奖项肯定是对一个国家的国力在科学水准上的肯定,但是最主要的还是一个国家的科学如何在各个领域做到世界最前列。如果很多人都做到世界最前沿,最一流的工作的话,自然而然最后一定会出现能够得到大奖项的领军人物。我们当然希望未来能够产生获得图灵奖的中国人才,但是我们的努力方向是创造一个教育系统,一个培养了这些人才、他们将来还愿意回来工作的环境,现在开这个会的目的也是整个努力中的一部分。

记者:这个研究中心是我见过的国内最国际化的科研机构。

 

姚期智:国际化确实可以说是研究中心的基本精神,想要在国际舞台的前沿科学上竞争的话,必须在文化的环境上能够和国际接轨。中国有很多不同的科研模式,我们的模式只是其中一种可能,不一定是最好的模式,但各种模式都可以尝试。我们的想法是,让研究中心从各方面来看,完全像一个世界上一流的研究中心,唯一的特别之处是它是在北京,但如果将它放在加州或波士顿,它看上去就完全像斯坦福和MIT里的研究中心一样。

 

记者:但研究中心依然处在一个中国式的科研体制之下。就这点而言,你有感到不适应的地方吗?

 

姚期智:西方的科学发展有着上百年的经验,现在他们一流的科学模式也可以说主要是由过去这些年的经验、尝试和失败中不断改进发展而来的,这种模式的基本精神可以说是放之四海而皆准,所以我觉得没必要一定要什么中国模式,而是说怎样在中国的环境下达到同样的效果。

 

至于到底是怎样的中国特色的环境,我觉得最主要的是,现在的中国,能够做出西方现在不可能做的事情,我们现在的目的是想要创造一个世界上一流的研究会议,并非要取代其他这方面最主要的会议,我们要看现在领域中最欠缺什么,做现在其他会议没有实现的讨论。

 

在中国,我们中心现在能够花一些钱,召集世界上最好的研究生来讨论他们的工作,让他们彼此互相认识,这是非常有意义的,我们的学生也可以和国外的学生打成一片。这些学生可能在五年十年后就变成这个领域的领军人物。这样我们等于是用很少的成本实现了未来的国际化联系,可以说是一种投资。

 

【谈归国过程】

 

建设世界一流大学

 

记者:在中美两国搞科研工作感受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姚期智:国内最高研究级别的人才还是比较少,所以在我们这儿做研究,基本上需要主动地创造和国际联络的机会。在美国,在普林斯顿,我自己不需要做什么事,已经有了很完善的系统,可以和世界上一流的人才互相切磋。

 

记者:五年前,你来到中国,动力到底是什么?

 

姚期智:我在中国所能实现的科学上的贡献比在美国大。在中国有很多非常聪明的学生,他们受到很好的教育,但是还不是很完满。我觉得很可惜。我觉得我可以影响这些学生,早一点把他们带入到这种最先进的教育方式中去,让他们能够和国外最好的学生直接竞争。

 

 第二点,中国有这个想要创造出世界一流大学的计划,我觉得我在国外30多年,所去的都是世界一流的大学,了解了一些经验和知识,这些在国内有参考价值。我留在美国或许能够多写几篇论文,但是我如果能够回来就会为建设世界一流大学尽一份力量。

记者:你最初学的是物理,为什么转入计算机科学?

 

姚期智:40年前,那时选择志愿还是很简单的,比如哪门学科最难,哪门学科家长觉得光荣。1957年,杨振宁和李政道获得诺贝尔奖,对年轻人是很大的鼓舞。我们那个时代的很多年轻人脑筋里都是想着要学物理学,这就是我为什么最初选择物理学。

 

我后来选择计算机科学,是受到我学数学的太太的影响。她的博士论文做的是理论计算机科学方面。计算机领域在当时都是很新的科学。我当时接触这些问题之后,发现自己很有兴趣,远超过对本行的兴趣;同时我觉得计算机科学有很多基本的问题都没有解决,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所以从长远看,值得花几年的时间去了解计算机科学,所以我决定去学一个计算机科学的博士。

 

【谈专业】

 

技术领先理论是好事

 

记者:到2020年,理论计算机科学会发展到什么程度?

 

姚期智:理论计算机科学的中心思想是计算机的算法。所有与计算机领域有关的方面都是要用到算法的,而且算法在各种科学中也占到了非常重要的位置。

 

在今后,理论计算机科学中的方法可以运用到各种领域中去,比如生物学、财经科学或者物理学等等。2020年,理论计算机科学到底是什么样子?我觉得,这个领域的定义会更加扩大,会拓展到别的科学中,比如一个基本教育是生物学,但在算法上又有很深造诣的人能够在将来在生物学上产生重大抉择,这些人都应该算作理论计算家。

 

另外现在有一种比较保守的看法,认为理论计算机算法当然对各种领域有很大贡献,但是应该保持我们的核心技术,然后再应用到财经科学、生物学等学科上,在后者中创造出一个次领域,帮助从事那些科学,这就好像一个大公司有一些新的发明,是希望把新的东西发明出来,留在这个公司里,还是把这些新的技术另外上市,变成新的模式?我的看法是,我们这个公司的技术,算作我们自己的知识产权,我们自己的业务。这可以更有效地进行应用的发展,不过这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

 

记者:但你还是承认计算机技术发展非常快,理论的发展却即将在10年后遇到瓶颈效应。

 

姚期智:我还是很乐观的。技术的发展在理论发展之前,这是很好的现象。理论的发展不应该在真空里,做一名理论物理学家,你最希望看到的是你的环境中充满了一些不可解释的现象,充满了一些实验结果,传统理论没法解释。计算机科学也是一样。作为一名做理论的人,我很高兴看到互联网的发展日新月异,实践里所发生的问题,我们在理论上都还没有解决,这就提供了机会。

 

(采写/本报记者 金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