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一公教授在交叉信息院2011年秋季学期开学典礼上的致辞

2011年08月29日 浏览次数: 0

 


各位同学、各位老师、各位领导:

大家好!

首先我非常感谢姚先生、王老师邀请我出席今天2011级交叉信息院秋季学期开学典礼。我对一年级的新生致以最热烈的祝贺!

今天我想讲几个大家可能都熟悉的观点。第一点,我想讲交叉学科的发展和创立,实际是国际学术界长期以来的趋势,现在就更加重要了。生命科学大家可能听说过,就是在六十年代、七十年代,有一次生命科学的革命,我们叫做First Revolution of Biology。实际上这次革命是由物理学、信息技术科学革命带来的。这次革命核心的两个事件就是:DNA双螺旋的发现,就是1953沃森、克里克、威尔金斯,实际上最重要的一个人叫弗兰克林,四个人一起发现了DNA双螺旋结构,1953年这个发现实际上是20世纪可以和相对论并驾齐驱的一个发现,是物理学对于生命科学的贡献,可以这样讲;第二个发现是1962年,佩鲁茨、肯德鲁发现的蛋白质精密结构的测定。大家可能不知道,但你们高中学过生物,50年代初期大家觉得,The only function for protein is to define it for itself。但是蛋白质结构的发现,颠覆了历史,原来蛋白质是可以被结构定义的,这在五十年代后期是amazing的发现,这也是物理学带给生命科学的惊喜。在这两个基础上,创立了分子生物学,这就是物理造成的革命。第二次是80年代初期开始的,我们叫Genomics Genomics就是深层次的Computer ScienceMathematics,要是没有这两个学科的话,是不一定会有Genomics analysis,可能知道,有可能不知道。在现在,这个分支到什么程度了呢,其实不止在美国,在中国也一样,你只要花6000美元,可以给你60x sequential geno, 可以给你60倍的cover, 你来complete你的knowlequal map,你可以想想,这个vast amount是多少呢?是180gigabytes1800亿的base tierDNA, 这个analyze sequence, you have to rely on computer science, mathematics。所以information technology整个的学科交叉对生命科学在第二次革命中起到了积极的带动作用。现在我们进入到21世纪,说得最多的是,第三次分子生物,第三次生命科学的革命。其实在两年之前,MIT的笑着苏珊·霍克菲尔德在美国的AAAS演讲,讲第三次革命一定是PhysicsEngineering带给生命科学的。这里面的例子非常非常多,我就不一一细讲了。

实际上我觉得这是世界上科学发展的大趋势,我们清华自己也非常需要发展交叉学科,特别地需要。因为我们清华每一个学科独立来讲都已经非常强大了,我们有强大的工程学科,强大的数学、物理、化学、生命、人文,但是我们的交叉性很不够,我们亟需把这些学科放在一起,看能不能用一些最新的思想来突破,对于新领域的突破往往是来自其他学科对个人的震动,而不是本领域按部就班做的一些实验,有一些理论发明。这里面我也想讲一个,清华对中国的责任和义务远远大于MIT对美国的作用,大很多。大家可能觉得MIT就是一个EngineeringInstitute。不是这样。怎么讲?MIT在上个世纪50年代的时候没有生物系没有生命学科,Zero zero presence of life sciences at MTI in 1950s. Beginning at 1960s, MIT began to develop life sciences by recruiting a single person to develop biology department. At 1970s, MIT became No. 1 life sciences. The only difference he made was to recruit young professors into MIT biology department. 在现在这个时候,MIT很有意思,生命科学方向一共只有69Faculty Members。但MIT220个教授宣称自己主要的兴趣是Life Science,这些教授在其他的系里,实际上他们是交叉学科的。生命学科是MIT最重要的一个交叉学科。这值得我们思考一下。

最后一点我想讲,清华能做些什么呢?我想第一点,大家都已经在做了,就是鼓励年轻人进入交叉学科,你们选择了交叉信息学院,是一个wonderful choice,会对你们的将来产生很好的影响;第二点,我觉得清华应该建立新型的融合多学科的交叉中心,实际上交叉信息院已经在做这件事情了,我在想,有没有可能再多一些,在其他院系,能够打破院系的藩篱,建立起跨院系的合作;第三点,可能在经费上考虑倾斜一下,很简单,没钱的话办不了事情,有钱的话可以更好地建立交叉学科。

最后,我鼓励所有在座的本科生、研究生在今后的学习和研究中,在清华力拔头筹、崭露头角。谢谢大家!